南暮无归。

叫十一。也叫南暮。
爱人是物理先生。
以上。
能被您喜欢是我的荣幸。

《烟波蓝》第一折 郭嘉×周瑜

♤嘉瑜短篇 略架空
♤《烟波蓝》第一折

  说书人那折扇一开,千秋万载如一席画卷,在他老练的音色里被描绘的栩栩如生。不时的,他一拍案几,茶水泛起涟漪。引得众人一阵热议鼓舞。

    春分时,周瑜踏春走过灵秀的墨墙黛瓦,他压低帽檐,一双灵动的桃花眼扫过四周。阁楼上的风流女子风骚依依,一展红颜,令赶路的书生,商客不由得停下来。

     "说到那大秦覆灭,楚汉相争——!好,那鄙人不由得过问,在世之雄,有何人可敌刘邦,亦有和人可匹敌于项籍?"

     周瑜正于赶路,听到那阵阵骚动,也不由得停下来。他抬眼,原来不过是一个面容青涩的少年,周瑜猜测自己都要大他几分。这般思琢,自己便混杂在人群之中,听他拍板叫案。

     "什么匹敌,你不就是个初出茅庐的穷酸书生!还看什么天下大势,简直是杞人忧天!"人群中,一人黑脸壮肌发出了异议。

     "哦?"那说书人并不慌张,他押茶一口,笑意不改,道"那阁下可知这当今王朝,又是由何人主宰?——你自认自己聪明,不过是井底之蛙,五十步笑百步都不及你这般愚钝。"

    周瑜心下一惊,这是何人?竟能脱口便对朝中的大局分析的头头是道。他抿了抿有些干涸的唇角。

    "一派胡言!你可知我是谁!"那大汉躁动起来,一卷衣袖便要上前,人群顿时散开。

     说书人却笑的更为肆意,他丝毫不觉已经惹恼了对方,只继续道:

    "我只知你想要打的是当今最睿智之人。"

     猖狂,太猖狂了。

     周瑜这样想着,手已经握住了剑柄,眼看大汉已快触碰到那书生,周瑜一个箭步上前,拔剑出销,只抵对方身前,帽子被行风卷落,周瑜的一袭长发随风而起,他侧目冷眼直瞪那大汉,道:

     "这般无礼,速去。"

    旁人不禁被这人的剑法吓得惊叫出声,周瑜威胁成功后也有点内疚,连忙收起了剑拱手向众人一拜。

     "在下并无恶意,失礼了,给各位赔罪。"

     他抬起眼,这英俊的面容终究还是藏不住的,周瑜已经能感受到人群中已经有女子直直的盯着自己,仿佛下一刻就会扑上来。想到这里,他有些后悔了,不该这么冲动的。

     "替天行道,天经地义,有何失礼?"

     没想到这次居然是那书生在为自己开脱。周瑜转身巡声望去。

      而那书生早已脱下方才的装束,哪还有什么穷酸书生相?即便说是贵家的公子哥都不会有人怀疑。

     只见那人面容清秀,亲启唇角:

      "鄙人郭嘉,郭奉孝。"

评论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