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暮无归。

叫十一。也叫南暮。
爱人是物理先生。
以上。
能被您喜欢是我的荣幸。

学科拟人物理×你

  黄昏前的斜阳是温暖的,就像上帝在给予他所挚爱孩子的一吻,所有的东西都变得无比高尚可爱。物理先生也是,他拔高的鼻尖向上抬起,注视着远处即将浮现的星辰。半睁半遮的眸子淡淡的眨着。

   片刻后,在地平线的落日深深的沉沦之时,他斜靠在墙上,转过身对你一笑。

   "不知道猫咪先生是否能准时回来享用晚餐呢?"

    你不敢直视他的目光,因为太温柔了,就像蓝鲸掠过大西洋的彼岸,知更鸟迁徙遥远的暖方。这比南极的极光还要使人沉醉。

   "嗯...或许吧。"你克制了别扭的动作,却不料这一切都被看在他深邃目光中。他小心翼翼的牵过你的掌心。你诧异,甚至不知该做些什么。

    "知道吗,"巡着他的声音向远处望去,夕阳落下后,天际便开始黯淡,他在指引你什么?

    "我们百年后,也能成为世界上的尘埃。"他眼角带笑,"或许会是一粒沙子,我们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会分解后再进行组合。——然后成为这个世界,宇宙的一部分。"

   你当然知道这个理论,他口口念叨的唯物哲学,但此刻从物理先生自我沉迷的解读,却照样令你随他的思想飘忽了很久。

    物理先生果然是个很奇怪的人呀。你在内心偷偷的念叨,相互牵起的掌心暖意肆意。

    就在这样的氛围中,你闭上眼,你曾无数次听他提起过,世间是否存在着开端,空间会因重力而存在着扭曲。但当你问起时间的尽头是何物时,他却深深的沉默了。

    "我们很难偷看上帝手中的牌,很长一段时间都是。"

   你不吱声,你总是很难理解这些奇怪的理论。或许,正是因为这样,你才单纯的喜欢物理先生,喜欢他的神秘莫测,喜欢他犯困时挠挠头顶的猫咪。尽管你知道学科与人类是很难相爱。

    究竟是人类创作了学科,还是他们本就存在,不过是被赋予了名字,和意义。

    你坚信是后者。

    这样想,你偷偷瞟了对方几眼,又因为他的目光投射与你四目相对而狼狈的看向别处。

    真的很难忍住不去看他,你的内心挣扎着,脸颊的羞涩让你无以掩盖。

   最后,他转过身,看着你。

   他笑了。牵起的手臂被松开,腰部传来温柔的触摸,在你亮如珍珠的瞳孔中,是他无限倍放大的脸。

    一个吻从你唇角融化。

    "我想带你去我想去的地方,无论是平行时空还是黑洞。"

     你的眼角湿了大半,那句话明明就要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 我...喜欢你啊...物理先生。

评论(2)

热度(28)